星期三, 1月 08, 2020

角板山寒梅



出入台北故宮多年,日前,才第一次見識到松風閣前的白梅。那隱隱的淡香,讓人心曠神怡。這是怎樣的亂世,竟連要高聲說自己熱愛自己的國家和文化,都必須戰戰兢兢,不能坦坦蕩蕩?!一樹梅花一放翁,我忽然懂得陸游的辛酸。周末,趁著考完稍可放鬆之際,聽聞角板山的梅花盛放,於是慫恿了家人驅車前往。經國先生忌日將至,匆匆三十年,好不悵然。這風雨飄搖的日子,滿街都是〈後庭花〉。我,也僅僅只能在這梅花盛放之際,上角板山,緬懷一下台灣曾經的富庶繁華,那他老人家帶給我們的,無憂無慮的黃金歲月。在國花底下,眺望遠山,和長日將盡...。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陸游的未竟,恐怕也會是我的未竟......在盛放的梅花樹下,迎著悠悠的淡香,「花氣薰人欲破禪,心情其實過中年」,歷史興替,生命輪轉,至少,曾經有過一片繁花似錦的綻放,不論長短,精彩過,已無憾...

己亥年歲末有感

< 繼續閱讀...>

星期三, 11月 27, 2019

不惑有感

赫然發現,不惑之年,我還真的是有那麼點「長進」。

今天課堂上,不知怎麼擦槍走火地講到了「余光中」。我居然可以氣定神閒地聽完一場不短的辯論,然後,中間都沒有插嘴。這要是二十年前的我,肯定沉不住氣。哈哈

余光中先生,是在下的師公!
所謂文人的傲骨
就是要有志節和膽識
將自己的頭顱,放在歷史的天平上

恩師週日的美學課,才提及北宋蔡京所立的「元祐奸黨碑」,廣立碑石詔告天下,名列奸黨者,子孫世世代代不得當朝為官。元祐奸黨碑上有三百餘人,其中包括他們的大名:

蘇軾、蘇轍、黃庭堅、秦觀、司馬光...

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貞

功與過,從來都不是眾口鑠金
歷史和時間,自會給一個公平的答案

所以,往後,即便再聽到了什麼
我也不再會多說什麼
人生的信仰與價值,起而行,才是最重要的
不必在乎別人懂還是不懂

-------------
(註)有興趣者,聽說故官現在正在展「奸黨碑拓本」。據傳,歷代百姓不滿奸黨碑,當年蔡京到處豎立的碑,早已盡為百姓毀壞。後有一碑被意外保存下來,竟是奸黨名單中某位的曾孫所留下,因其曾祖「有幸」被列名為「元祐奸黨」,倍感光榮,而偷偷保存)

< 繼續閱讀...>

星期五, 11月 22, 2019

己亥小雪

日前,一位奇人為我運功把脈。半餉之後,奇人開口的第一句話:「妳這個人,很好強?!」我一笑,俐落地回了一字:「是」。奇人看了我一眼「要改一改,不然,要生病的!」我一笑,沒再接腔。天知道,我這幾年已經磨掉了多少脾性,那要是從前...呵呵。最近經歷不少事後,總悠悠地想起一些年輕氣盛的歲月。習慣決定性格,性格決定命運。誠然,人生總要為自己的性格付出一些代價,而且有些代價,也只能自己承擔,無人能代。有時難免也想,我這樣的性格,總不免有幾分高處不勝寒。世間,懂得欣賞你的好,其實並非難事,但若能懂得欣賞你的不好,那就難能可貴。有些人,缺乏緣分,說再多,也不會懂,那不如不說。人生種種,只要對得起自己,仰不愧天,俯不怍人。其實,被理解還是不被理解,也沒有那麼重要了。

弱冠之前,我很王勃。當王勃可不好,曇花一現。
不惑之後,我更愛沈周。在一種低調之中,享受悠靜歲月裡的自在淡泊。

今年,三位柏林的學生來看我。領他們去故宮,竟都還能指著唐三彩和玉琮說,這些我教過他們的東西,全都還記得,看得津津有味。
十年過去了,能得到學生這樣的回饋,我想,也不枉我們那一段「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春風,如果吹得精心刻意,斷不能化一場好雨
緣分來了,我自用心盡力
結束了,也不會帶走一片雲彩

傳道者,如果天天念茲在茲,必然,也僅止於授業而已
慢慢地,對於生活,對於教育,我有了一番新的領悟

己亥小雪有感

< 繼續閱讀...>

星期四, 9月 26, 2019

無意爭春



人生的得與失,向來很難估量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無意間,看見了這個美麗的杯子,上面是恩師的墨寶。於是很興奮地買了下來。
我素好梅花之高潔,竟不識陸游的這個句子,還被師丈戲笑了一下,恩師要我自己上網估狗一下。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是,這就是,完完全全,屬於我的杯子。^^

< 繼續閱讀...>

星期二, 8月 27, 2019

從富春山居談人生真愛

恩師在日前開講富春山居圖賞析,特別比較了這幅畫歷代的三位重要藏家─ 沈周、吳問卿、乾隆。

沈周收藏此畫時,請好友為此畫題跋,不料好友強佔不還,子孫還將之變賣。沈周後來沒有財力將此畫購回,只得憑記憶將整幅《富春山居圖》臨摹出來。多年過後,此畫輾轉到了另一友人的手上,這友人請沈周為此畫題跋。物換星移,不勝唏噓,但沈周仍只一語帶過箇中曲折,絕口不提當年巧取者的姓名,多年來,沈周只說,相信上天為此畫找到比自己更有德的收藏者,必會好好保護此畫。我們至今無法得知,那位缺德的朋友到底是誰。

吳問卿收藏此畫,亦愛不釋手。在戰亂之中,萬貫家財他沒有一樣帶著走,唯獨此畫。臨終時,實難割捨,要求以此畫殉葬。姪兒趁他嚥氣之後,在大火中搶救下了《富春山居圖》。經過火劫後的《富春山居圖》分成了兩段─ 剩山圖、富春山居圖。分別收藏於大陸和臺灣。時隔 360 年,兩幅圖才在2011年於台北故宮短暫聚首 60 天。

乾隆一生癡愛《富春山居》,雖先後收藏了子明卷、無用師卷。在眾臣與自己多年的反覆鑑別下,錯認子明卷為真跡。前前後後五十年,將整幅子明卷題字題得爆滿。下江南時,也必將此畫隨身攜帶。黃公望真跡無用師卷,因乾隆的錯判而倖免,得以原汁原味完整地保留下來。在乾隆的所有藏品中,所受的聖寵能與此畫相提並論的,唯有王羲之的《快雪時情》。


恩師問大家,你們覺得,這三人,誰最愛《富春山居》呢 ?!

課後,恩師特別寫下了一段話,讓人動容,在此與大家分享 —

【梅朵老師後記】
準備這堂課的過程中,腦海一直浮現維摩詰經的句子:「從癡有愛,則我病生」,這麼多的愛恨煩惱,何嘗不是因為癡情執著?但無癡無愛,豈不枉過一生?
該如何愛?沈周或
許給了我們一種愛的示範:自己和被愛的對象都是獨立的。
沈周在好友家重逢「富春山居圖」,內心激動不已,仍然非常節制敦厚的寫下題跋,深幸此畫歸屬有德之人。
而自己的人生仍然繼續前行,創作收藏,交友出遊,好好過日子。
81歲時在自己的畫像上題寫:「死生一夢,天地一塵。浮浮休休,吾懷自春」,人生至終和煦美好,如春陽溫暖,雲淡風輕...

真愛不是比誰愛得多
不是玉石俱焚或只是擁有
而是讓他,自由。

我的人生多了一個偶像,相信大家也是。

< 繼續閱讀...>

星期五, 6月 21, 2019

夏至文雅



今日夏至,雖十分酷熱,幸有涼風陣陣,也算愜意。由於身體的緣故,早已經習慣了不吹冷氣,那怕窗外三十五度,也只是開個風扇,任憑大汗淋漓。忙碌了大半年,難得可以稍稍喘口氣。焚一爐香,讀一會書,好不悠閒。

我素愛肖楠的香氣,清心怡人,聞來彷彿置身山林,心曠神怡。燃香,本只是作為練功淨場之用,後來上了恩師的香道體驗課,開始理解「香」乃是宋代文人的雅趣,和飲茶、插花、彈琴一樣,是生活的必需品。

沉香貴為諸香之最上品,可惜,我不是太會品,試了很多款,老覺得沉香對我而言過於厚重,聞了一刻鐘之後,就需要稍事歇息。檀香則不同,我似乎上輩子就是和檀香為伍之人(僧侶?!),覺得印度老山檀的味道特別親切、迷人,點上個把時辰也不膩。

當然,只是要品其香韻的話,肖楠也是上選。肖楠的味道和檜木稍有不同,但都屬高冷木,有一種深山的清香,提神醒腦,非常細緻。新近,試了許多家的盤香,再加上多年前我自花蓮帶回的肖楠屑末也可以自己打香篆,想來,也可用在這炎炎夏日,放慢腳步,讓紅塵俗世的庸擾暫時沉澱,讓真心重新呼吸。

這一年,我特別想念蘇軾和他筆下的張良。難得有閒,焚個香,來讀讀《留侯論》吧。

< 繼續閱讀...>

星期四, 5月 23, 2019

情與義

匆匆,又過了十年......
曾經,「衣缽」這兩個字,對我而言太沉重,所以,我選擇逃。
沒想到,多年過後,終究還是宿命地回到了原來的路。
過不去的坎兒,依然橫在半路上
但是在歲月的淘洗下
我已經變得更有智慧,更加成熟
風風雨雨,恩恩怨怨
願意放下時,其實也不算甚麼
放下之後,才可以看清楚
這麼多年來
我執著於一點也不重要的
卻一直辜負了一直很重要的

歲月不饒人
體力、眼力、腦力都大不如前了
突然覺得
是否還可以再像年輕時瀟灑一次
再承起那個依然沉重的「衣缽」

作為師,後無傳人,那是對不起先師
那麼作為徒呢?!

一直寫不完的師說
乘載著我年輕歲月的喜怒哀樂
我多年來做人做事的必也狂狷
如果
去掉那些蕪
留下那些菁
我是否會後悔,荒唐了十年
有些事,若不談君子劍只談華山
難道情義兩難全之間
沒有第三個「真理」可作為權衡嗎

教育,乃千古之事業
唯一匡救亂世的方法
難道不應該是
雖千萬人吾往矣?!

真是三十年看山
滄海一瞬笑談間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