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1月 16, 2018

文人生活:品茶與香道


恩師,總是這麼優雅、從容、腹有詩書。歲月雖然在她的面容上留下了痕跡,卻在她的談吐和舉止之間更顯深度。走過了人生的一半,我真心後悔,當年沒有選擇繼承她的衣缽,繼續走文學的路.......

我終究是在志學之年就入了師門,所以性格也早就有了不可移易的方圓與框架。有所為,有所不為,是我作為她的門生最基本的自持。說穿了,我終究是文人的個性強了點,藝術家的個性淡了點。但那也很好,因為比起做一位瀟灑的藝術家,我更樂於做一位有節又度的文人。

忙了一整年,無暇去探望她,歲末終於有一丁點自己的時間,可以再去恩師的課堂如沐春風一下。 沒錯,品茶、玩香,都應在生活中! 這才是真正的中國讀書人

< 繼續閱讀...>

星期一, 11月 12, 2018

文章轉載:俄國小提琴家凡格羅夫

麥可辛‧凡格羅夫 (Maxim Vengerov) 是熱愛小提琴的樂迷不太可能不認識的名字。他總是在譜寫傳奇:從神童到大師,從風光到蟄伏,從小提琴到指揮台,從眾星拱月到扶持後進。雖然今年還不到四十五歲,但是他人生的精采度卻絕對不輸給他神乎其技的琴藝。

>>>閱讀文章

< 繼續閱讀...>

星期一, 10月 22, 2018

平安是財

在花蓮回台北的火車上,被困在半途中,才驚覺就在我們上車的時候,有一輛開往花東的普悠瑪在蘇澳發生嚴重事故......過去,總覺得,去花蓮最安全的方式,就是搭火車,而自己在當下,也正坐在火車上!第一次感覺到,原來死亡是很近的,生命之脆弱,真的就是「旦夕禍福」。 回想起每次的氣功課程,老師總是苦口婆心地告訴大家「平安是財」,今天,真的有很深刻的體會。原來,平安出門,平安回家,並非理所當然!坐在火車等待的當下,真的覺得自己可以平安,真的非常感恩。 阿彌陀佛

< 繼續閱讀...>

星期日, 7月 22, 2018

愛與海之詩

花蓮。清水斷崖 (Photo:狂狷之徒,Sony Xperia)
花蓮。七星潭 (Photo: 狂狷之徒,Sony Xperia)


花蓮。七星潭日出 (Photo: 狂狷之徒,Sony Xeperia)

< 繼續閱讀...>

星期二, 1月 30, 2018

珠露

挽一葉珠露
相贈
讓我們就此別過
在這微雨的山路

此去
無論風雨晴好
請帶上我的祝福

累了 不妨慢下腳步
沏一壺茶
燃一盞燭
細細回味
今日這山巔的雲霧

寫於 2018. 1. 30
 ----------------------------------
罷筆多年,難得詩興大作,信筆為之。 
(註) 阿里山珠露,為台灣十大名茶之一,生長在終年雲霧繚繞的阿里山高山上。

< 繼續閱讀...>

星期四, 12月 14, 2017

致 詩人余光中

門匾拆了
路名換了
也不過就是時代浪尖的
潮來潮往
浪過了沙無痕
真正能留下的
只有經典
只有詩文
只有歲月也不能風化的
一片赤誠


── 敬致 余光中先生 (1928-2017)

< 繼續閱讀...>

星期一, 7月 17, 2017

蘇東坡的人生智慧

在歷代的文人中,我最孺慕的就是蘇東坡。與其說我仰慕他的才華與成就,不如說我由衷欽佩他的處世哲學,在其中,我看到了古人面對人生艱難與挫折的大智大慧。

蘇東坡二十歲便中進士,在文學史上與父親蘇洵、弟弟蘇轍並列為唐宋古文八大家,人稱「三蘇」。他不但文學造詣深厚,亦精擅書法、繪畫、好美食、愛品茗、賞珍玩、喜歡遊山玩水、廣結天下雅士,是位不折不扣的生活美學家。可惜,曾官拜禮部尚書的他,卻因為政治理念與當時得勢的王安石派不合而遭致構陷,非但因「烏台詩案」獲罪入獄,後來更慘遭朝廷一貶再貶,一路貶到了遙遠的海南。

即便蘇東坡如此地失意坎坷,卻從不曾消磨掉他的豁達與樂觀,貶到杭州,他便在西湖邊蓋起了蘇堤;貶到黃州,他便順手寫下了名聞遐邇的書法《寒食帖》與《赤壁賦》。生活中偶然想起了自己的委屈,便出門散心,回頭打趣地寫下:「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或者遊歷山水,看看自己的孑然,對比眼前天地之間的遼闊,便順手一闕瀟灑之詞「幾時歸去,做個閒人,對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他少年得志,卻晚景淒涼,空有滿腹的經綸才華,無處施展,但他不怒不恨,他選擇正視自己的命運,並用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它;沒有牢騷滿腹,反而將生活寄情於山水、書畫、詩文、茶酒、打禪之間,於是,有了一篇又一篇直至今日都為人津津樂道的小故事─ 蘇東坡得意洋洋自誇自己修行有成「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被佛印以一個「屁」字回應,於是跑上門理論,結果被佛印取笑說「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又一次,蘇東坡借了米芾的紫金硯台,因為太喜歡了捨不得還,竟囑咐兒子死後要以之殉葬,米芾知道這件事後氣急敗壞上門追討,還氣呼呼地將這件事寫了下來,於是有了那幅知名的《紫金硯帖》;蘇東坡說「食不可無肉,居不可無竹」所以有了後來家喻戶曉的東坡肉……。這是一代文豪的童心未泯,更是他在現實人生的苦中作樂!同樣是懷才不遇,明代的大才子徐渭最後在終日的憤世忌俗中,瘋了。蘇東坡卻沒有,他有那份大智大慧,懂得看破、放下,所以在顛沛流離中,他得以寬心安適,並孕化出一件又一件動人的作品。

我常想起彥寬老師給我們的勉勵,人皆有命,命無法改,但是運卻掌握在自己的手裡,端看你用怎樣的心態面對。是啊,練功貴在精滿、氣足之後更要神全,願我們都擁有蘇東坡的智慧,不論人生的風浪起伏,都能樂觀豁達以對。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