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17, 2019

病中自娛



許久,沒有病得如此難受。全身痠痛,發冷無力。除了休息,甚麼也做不了。幸賴,陽台上的桂花盛開,芬芳撲鼻,花氣薰人,還能有所慰藉。古人病中多讀書,待精神好些,似乎也該來好好振作。雖未被索詩,但還欠著有待調整的稿子,心情已過中年,真是八節灘頭上水船呀。

< 繼續閱讀...>

星期五, 1月 11, 2019

戊戌。女君子

賴清德辭官,臨別,吟詩詞兩句。善哉。(註) 此古文不見容於世之時,尚能兩袖清風之際,附庸風雅一時,亦不愧為一介讀書人。 新近,常思及方苞《左忠毅公軼事》,左公之賢毀於東廠,明之不幸也,賴有史公可法,尚能傳承其志。素聞史公,嚴以待人,苛以律己,蓋因「吾上恐愧朝廷,下恐愧吾師(左光斗)。」也。 嗚呼,崇禎之世,尚有一史可法,今朝岌岌,可待何人?! 余雖女子,亦有不吟後庭花之志。哀哉

(註) 善哉。語助詞。此處乃告慰余公光中先生傾畢生之力,力護古文教育之良心與壯舉。

< 繼續閱讀...>

星期一, 1月 07, 2019

文章轉載:十年磨一劍

交響曲至貝多芬被發展到了極致,難以再超越。因此,以李斯特和華格納為首的「新德國派」(Neudeutsche Schule)主張不要再寫傳統的交響曲,並轉而創作交響詩和樂劇。他們企圖以文學入樂的方式,為大編制的管絃樂創作尋找一條新的出路。然而,「新德國派」的主張,布拉姆斯卻難以苟同,於是自一八六○年起,他便開始嘗試譜寫交響曲。經過一路的塗塗改改,卻始終不甚滿意,中間還曾數度輟筆。到了一八七○年,布拉姆斯仍戰戰兢兢地對朋友說:「我不會譜寫交響曲!在貝多芬這個巨人的影子底下,你無法想像,那需要多大的勇氣!」這番話,我們固然可理解為對貝多芬交響曲的讚美與敬畏,但換個角度,亦可看出布拉姆斯對自己的高度期許。事實也證明,《c小調第一號交響曲》是布拉姆斯一生諸多作品中最難產的一部——從起草到完筆,前前後後一共花費了十四年。

全文閱讀>>>

< 繼續閱讀...>

星期一, 12月 24, 2018

品味‧生活

 

適逢阿彌陀佛聖誕
赴恩師課堂,體驗香篆

中國燃香已有五千年歷史
從生活上食衣住行的香氛,到上達天聽的祭祀
從宮廷的禮儀,到文人雅士的生活,再到平民百姓的日常

宋明的文人雅士,講究生活,居家必備 ─
焚香。煮茶。掛畫。插花
案上一張琴,一爐香,一盞茶,一本書
此即生活

恩師云:人生苦短,在有限的歲月裡,應將時光「浪費」於美好的事物中!
又云:中國人的生活,向來是感官的,精緻的,豐富的,且內斂而不張揚。

不惑之年,有感於身邊盡是道貌岸然,再次親近恩師的仰之彌高,內心轉而平靜踏實自在。
人生的後半段,這才是我真心追求的生活。

< 繼續閱讀...>

星期五, 12月 07, 2018

戊戌新作

戊戌年大雪,隨筆。

 

封筆十年,近年難得有興致再次提筆。墨寶雖非大作,也是一番心意,奈何知音難遇,幾幅佳作,付諸東流,不勝唏噓。今日適逢大雪,喜獲大禮,興致來,提筆一畫。此畫不出贈,僅聊表心意。伯牙謝過鍾子期。




< 繼續閱讀...>

星期五, 11月 16, 2018

文人生活:品茶與香道


恩師,總是這麼優雅、從容、腹有詩書。歲月雖然在她的面容上留下了痕跡,卻在她的談吐和舉止之間更顯深度。走過了人生的一半,我真心後悔,當年沒有選擇繼承她的衣缽,繼續走文學的路.......

我終究是在志學之年就入了師門,所以性格也早就有了不可移易的方圓與框架。有所為,有所不為,是我作為她的門生最基本的自持。說穿了,我終究是文人的個性強了點,藝術家的個性淡了點。但那也很好,因為比起做一位瀟灑的藝術家,我更樂於做一位有節又度的文人。

忙了一整年,無暇去探望她,歲末終於有一丁點自己的時間,可以再去恩師的課堂如沐春風一下。 沒錯,品茶、玩香,都應在生活中! 這才是真正的中國讀書人

< 繼續閱讀...>

星期一, 11月 12, 2018

文章轉載:俄國小提琴家凡格羅夫

麥可辛‧凡格羅夫 (Maxim Vengerov) 是熱愛小提琴的樂迷不太可能不認識的名字。他總是在譜寫傳奇:從神童到大師,從風光到蟄伏,從小提琴到指揮台,從眾星拱月到扶持後進。雖然今年還不到四十五歲,但是他人生的精采度卻絕對不輸給他神乎其技的琴藝。

>>>閱讀文章

< 繼續閱讀...>